【All男少主】抉择(终章)

几日后,莲华与西凤陆续抵达空桑城,五方会谈如期举行。

作为会谈发起者空桑的少主,亦是当事人,伊澈即便不情愿,也不得不参与其中。因为,其他四方已明确表示,如若他不出现,会谈可以延期或是就此终结。

“少主可想好说什么了?”趁着替伊澈更衣,郭保友抓紧时机提醒道:“您的一言一行,关乎此次会谈的成败,可要在此之前同伊大人合计合计?”

“不必了,我只是去露一露面。空桑的事,自有爹爹做主。”笑得淡淡的,伊澈对镜整理衣襟,突然轻轻叹道:“这套礼服,原是鹄羹为了我十八岁成人典礼所制,哪知拖到今日才穿上……不过,总算没有辜负他的心意。”

听得出轻柔的嗓音中充满了感慨,郭保友微笑抚胸,“那少主何不将今日当作......

【All男少主】抉择(20)

一月的时间,足够伊澈颈上的伤口结痂、平复,变成一道淡淡的红线,却不能让他心伤复原如初。因为,他心上那些伤,是在毫无防备之下,被人一道一道划上去的,划得太深,伤得太重,无药可医。

自回空桑,便以需要静静安养为由独居于寝宫之中,除了鹄羹和郭保友外,他不见任何人,就连双亲与姐姐伊沅前来探视,亦是大门紧闭。

“我知道少主气大人没同您商量便自作主张,可您一直避而不见,也不太好啊。”鹄羹心软,连着几日目睹伊沅红着眼圈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终于忍不住了,趁着某日单独相处时轻声劝说道:“就算您不愿意见大人,也总该见见夫人和沅少主吧,她们可是对您担心得不得了。”

正拿着书斜倚在临窗的坐榻中翻看,闻言,伊澈翻书......

【All男少主】抉择(19)

阴云压城城欲摧,乌沉沉的天底下,狂风卷席着辽阔的不周山边境荒原,将对垒双方的军旗吹得猎猎作响,大战一触即发。

作为中军主将,太史殷立于灵虺雷音硕大的头颅之上,于半空中眯眼凝望相距不过一里的四方联军,唇角噙着一丝不屑的冷笑,碧色竖瞳如出鞘的利刃,寒光刺骨。在他身后,数十万龙骑军严阵以待,或低沉或凄厉的嘶吼自凶兽方阵中传出,响彻天际。

而隔着荒芜原野的另一侧,东璧、俞生、飞龙以及莲华正并肩站在联军的最前方,任凭呼啸的寒风吹乱了发丝,面色冷凝的注视着高高在上的不周山之主。战马嘶鸣,水龙咆哮,沉闷的鼓点声一阵比一阵急迫,震得大地为之颤抖。

眼看厚重的阴云之中,亮紫色的电光游弋得越来越频密,莲华用......

【All男少主】抉择(18)

关于攻下伊澈的心这件事,西凤还真的不是随口说说——在将他带回秦宫后,不仅安排他住进了最华丽的金屋,还吩咐人送来大量珠宝绫罗,每日的膳食亦是珍馐美馔。

面对西凤这番举动,伊澈除了感到好笑之外,更加确定赫赫有名的西上卿在感情上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稚子。不过,既然对方竭力示好,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便该吃吃该喝喝,耐心等待着他进一步动作的同时亦在暗中寻找脱身的机会。

如此又过了几日,自认为时机已经差不多了,西凤在一个比较空闲的午后来到金屋之中。

那时,伊澈正在临窗的榻上午睡,对西凤的到来浑然不知,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打量睡容恬静的俏丽面孔。悄然无声走到榻前坐下,目光于精致的眉眼、秀气挺直的鼻梁和微扬的......

【All男少主】抉择(17)

不周山的夜,万籁俱寂。

虽已近子夜时分,伊澈仍独自坐在书案前,慢慢翻阅着这几日收集整理的资料,眉眼间透着淡淡的疲惫。可他还不能休息,因为太史殷交付给他的事进行得并不顺利,太多不寻常的细节都直指一个真相,那便是有人在刻意挑起原住民与流民之间的矛盾,试图以此引发民变,动摇不周山的政局。

究竟是外部势力所为,还是内部有人想夺权,抑或是内外勾结?他久久盯着卷宗上被红笔勾出的密密麻麻的文字,忍不住想,若此刻太史殷在,又会采用何种方法何种手段来平息事态?而想到太史殷,便开始不由自主的牵挂他,转而去想他此时远在西面,是否一切顺利,会不会因为冬夜的寒冷而无法安眠。

越是想,便越感到心神摇曳,面上亦微微作......

【All男少主】抉择(16)

皓月当空,一切都在皎洁的月光下纤毫毕现,可在空桑与秦地交接处的小镇一隅,连月光也照不进的阴暗小屋内,却有两个从头到脚都罩在漆黑斗篷中的男人正各自站在角落里,无声注视着对方。

“真是想不到,一向眼高于顶的东璧东将军,竟也有求到我这里的一天。”率先开口的男人,眉心有一抹艳红凤纹刺青,狭长深邃的红瞳闪烁着不加掩饰的讥诮。而透过他的话,另一名男人的身份也已昭然若揭,乃空桑第一大将军东璧。

面对嘲弄,东璧并未流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悦,一双在黑暗中仍灼灼生辉的锐利金瞳静静回望那男人良久,淡淡开口:“西上卿又何必逞口舌之利,难道我给你带来的,不是你一直想知道的消息么?”

拥有凤纹刺青的男人正是实际掌控着秦......

【All男少主】抉择(15)

原以为在不周山的生活会处处掣肘,但事实并不是伊澈所想的那般,他过得比在空桑还要惬意几分。但这惬意并不是说终日无所事事,相对的,他每日都十分忙碌——自从大婚的消息公布,太史殷不仅将皇宫的事务交给他来打理,甚至允许他翻看不周山的内政卷宗。

面对这般信任,伊澈的确意外,却也明白,太史殷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不周山之主想要的伴侣绝不是长得好看的花瓶,必须拥有与他同等的眼界学识,成为他的助力。为此,太史殷几乎每日都会抽出时间,倾听他的见解,再适时加以点拨。

不得不说,太史殷当真是一位贤明睿智的君主,处理政务的手段常令伊澈耳目一新,受益匪浅;而这一切,都是他在空桑无法学到,也无人可以请教的。他如饥似......

【All男少主】抉择(14)

自太史殷怀中醒来,伊澈只觉浑身如同被拆卸过一般,酸痛无处不在,身后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更是热胀难当——虽然昨夜只被要了一次,但不周山之主强悍的体质与耐力,却让这一次几乎持续了一整夜,更别提那条宛如活物的蛇尾……

迷迷糊糊间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幕幕,他顿时羞得面红耳赤,忙不迭将脸深深埋入枕头,紧紧闭起双眼。

“醒了?”太史殷早已醒来多时,见伊澈这般自欺欺人的模样,不觉唇间溢出一阵低沉愉悦的轻笑,伸手将他重新拉入怀中。掌心贴上纤细颤抖的腰肢,感受着细腻肌肤的温暖柔软,他垂首轻咬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的小巧耳珠,懒懒笑道:“如今再躲,有意义吗?”

被迫与未着寸缕的身体紧密依偎,脸更是紧紧贴在宽阔结实的......

【All男少主】抉择(13)

虽不知是真的恰逢其时,还是太史殷刻意安排,但参与这场检阅,的确让伊澈大受震撼,也对不周山的强大实力有了新的认知。

“又在胡思乱想什么?”见伊澈直直望着侧前方驾驭凶兽的编队,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太史殷既欣赏他的镇定,又不喜他当着自己的面思绪神游,目视着前方淡淡问道。

“没有……”许是知道自己的所思所想根本瞒不过目光犀利的太史殷,亦或是为了之后的谈判能够顺利进行,伊澈抿唇一笑,坦然道:“只是在想,不周山拥有这般厉害的兵力,为何尊上却愿意固守在这蛮荒之地?若能坐拥一片平坦富庶的土地,不周山的百姓也能过得更好吧。”

这样的提问已可谓僭越挑衅,但不知太史殷是否有别的考量或者用意,并未流露出丝毫的不......

【All男少主】抉择(12)

既然太史殷亲自来接,伊澈便再没有继续留在驿馆的理由,只能随他前往不周山皇宫。

位于皇城郊外层峦叠嶂的群峰之上的不周山皇宫,由最上等的紫水晶磨制而至的巨型砖块建造而成,向下可俯瞰整座皇城,向上则高耸入云,气势无比恢弘,给每一个得见它的人以强大的压迫感,一如它的拥有者。

站在山脚下皇宫入口前,抬头仰望在皎洁的月光下闪烁着冷冷清晖的水晶高墙,伊澈不禁暗自咂舌——不说别的,但看那每一块就有一人多高的紫水晶巨砖,就可以想见不周山的实力有多么雄厚。若再说目之所及处装备精良的守卫以及驱使着身型巨大的灵虺游弋在半空中巡防的士兵,那他只能庆幸太史殷并未出兵空桑,否则十个空桑也早被他踏平了。

仿佛看出了伊澈......

【All男少主】抉择(11)

同东璧彻底撕破脸的结果,如伊澈所料,他在一回到空桑城后便被软禁了起来。不仅寝宫由东璧的亲兵把守得密不透风,就连照顾他日常起居的郭保友除了送餐,其他时候也被严密看管着,偌大的寝宫之中,只剩他孤零零一个人。

因为早有心理准备,伊澈十分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每日如常看书习字,闲来观花赏鱼,过得倒也惬意。趁着无人打扰,他也将当前的局势重新细细梳理了一番,静候时机的到来——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东璧的所作所为必然瞒不过其他势力安插在空桑的眼线,面对这么好的涉足空桑的机会,他们一定不会错过。

果然,两月后的一天,平日被严防死守的郭保友独自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东璧被俘了。”

仿佛......

【All男少主】抉择(10)

虽不能确定东璧到底能不能领会自己的真实意图,但伊澈的确在半个月后等来了他带兵出现在宴仙国边境的消息。

因着俞生已解决了与北方秦地的领土纷争,正着手于收复被宴仙国趁机占据的南方陆上土地,莲华再次带兵出征,宴仙城中只剩下雉羹主事。得知空桑军团已在边境聚集,他并未隐瞒伊澈,而是亲自将这个消息带给了他,并且询问他的想法。

“他这般大张旗鼓的来,时机又选得这样的好,显然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既如此,我便跟他回去吧,省得闹出更多乱子。”明白如果自己说不愿回空桑,哪怕拼着同东璧一战的风险,雉羹也会将自己护在宴仙国。但作为始作俑者,伊澈等这一天已等了许久,所以就算对雉羹心有愧疚,仍未告诉他实情。

“可是......

【All男少主】抉择(9)

几日后的中午,莲华如约而至,出现在伊澈居住的殿宇中。

他来时,伊澈正面对满池芙蕖作画,闻听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忙放下手里的笔转身含笑以对。入眼的,是莲华一改常日随意的扮相,身着笔挺的黑色军服,斜披内衬暗红的长披风,一头漆黑长发像是刻意打理过的,看着倒更比以往更英俊了几分,他略显意外的眨了眨眼,由衷叹道:“将军这身军服极有威仪,很衬你。”

也不理会伊澈,莲华径直走到设下宴席的凉亭中坐下,淡淡瞥了眼满桌的美酒佳肴,狭长的血眸中透出一抹不加掩饰的嫌恶,冷笑道:“就这一桌子菜,足够寻常百姓一家三口一年的用度,伊少主倒是一点都不客气,把宴仙国当成自己的地盘了。”

看过莲华平日的膳食,伊澈知道他简素惯......

【All男少主】抉择(8)

从边境出发,跟随莲华的军队经半月长途跋涉,伊澈终于抵达了宴仙城。可虽然到了宴仙城,他却连皇宫的屋顶都未见到,便再次被莲华严加看管在了军营当中,守卫比在边境时还要森严。

不过,就算莲华一直隐瞒伊澈的消息,有心打听之人总有办法获悉,比如雉羹。但知晓归知晓,想要同伊澈见上一面,哪怕是手握宴仙国内政大权的雉羹,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周折。

在被圈禁的营帐中见到雉羹时,看他一改印象里的沉稳,面上隐隐带着怒气,伊澈略显意外的扬了扬眉,含笑道:“你这是怎么了?好像跟谁吵过架似的。”

虽与伊澈不太熟识,但因着他是弟弟鹄羹侍奉的主上,又素来得自家主上看重,雉羹对他自然关心。见他被限制了行动,精气神却还都不错,手......

【All男少主】抉择(7)

安安分分待了两日后,伊澈基本确定莲华并无害他之心,遂大了胆子,整日闹腾着要从牢里出去。

负责看守伊澈的是莲华的亲兵,知道他身份特殊,对他还算客气,总是礼貌回绝他的要求。可当伊澈从义正严辞的说服转为绝食抗议之后,这位老实的士兵心里也没了底,只能冒着被莲华斥责的风险跑去请示。

因这几日无事,莲华正在营帐内翻阅兵书,听完士兵的汇报,唇角浮起略带兴味的笑意,“带他来。”不多久后,伊澈被带进帐中,他缓缓放下手里的书卷,懒懒看向绝食后苍白的面孔,“你要见我?”

“是。”冲莲华微微点头致意,伊澈转身面对跟进来的士兵,将被镣铐束缚住的双手伸到他面前。待士兵在莲华暗示下解了镣铐离开,他方回头看住锐利的血瞳......

【All男少主】抉择(6)

大约真的是多事之秋,在伊澈终于说服飞龙想办法送自己回空桑后的没几日,东海靠近宴仙国的海域便传来了有归墟凶兽袭击沿海村落的消息,飞龙将随天族军队前去镇压。

明白这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伊澈悄悄找到负责此次行动的天族将军,给他看了俞生所赠的传声螺,骗他说受俞生所托,也要一道前往。

因着天族之中已有空桑即将与东海联姻的传闻,加上飞龙在旁帮腔,就算那将军半信半疑,却也架不住伊澈的舌灿莲花和飞龙的威逼利诱,终于答应由飞龙一路护着伊澈,前往事发海域。

虽说不信传言,可亲眼看到伊澈拿出的传声螺上刻有俞生专属的印记,飞龙也不能不去怀疑,一出天族兵营便拉住他,皱眉问道:“澈儿,你真的跟臭鱼订亲了?”

深知飞......

【All男少主】抉择(5)

虽未如愿得到解药,但一张详细记载着毒药成分的信却在伊澈到达东海后没几日便悄悄出现在了他的房间里,令正为此事忧心匆匆的俞生顾不得追查这封信是如何进入守备森严的皇宫的,立即招来御医。

经过再三比对确认,证实信上所记之毒正是伊澈所中那一种,御医不等俞生多加吩咐,立刻开始研制解药。

于是乎,在休养了近一月后,伊澈基本康复了。只是他身子本不十分强健,余毒又在身上拖了太久,终落下了遇到季节转变或是过于劳累就会咳嗽咯血的毛病。

“我本来没什么事,可要天天喝这些苦得倒胃口的补药,恐怕还真的会喝出事来。俞生,我就不能不喝了吗?”又是一日见到俞生亲自端着墨黑的药汁前来,伊澈微微皱眉,连退几步试图躲掉那一碗苦......

© 毒毒sam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