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越】时光和弦(8)

无聊且狗血的比赛来了~哎~


————————————————————


青春网球部内部排位赛在几天后的下午如期举行,越前和海堂、乾,以及三个预备队的三年级球员被分在了D组。第一天的比赛,他将迎战二年级的海堂。


说起海堂薰,他应该是整个网球部最沉默少言的那一个,平日里表情凶恶再加上拿手的绝招,被冠以“蝮蛇”的称号,是个相当难缠的人物。他认可越前的实力,却也不认为自己连小学弟都比不上,所以当天的比赛,他志在必得。


至于越前,他允诺过手冢一定会在这次内部排位赛上取得好成绩,这一场胜利于他而言有着重要的意义,远胜过从前参加过的任何比赛。


两人都怀揣着同样的心思,在赛场上见面...

【乾越】独一无二

给久久姑娘 @玺久 的生日贺文~望喜欢~~


——————————————————————————


下课铃声响过,越前龙马匆匆收拾起书本,快步穿过整个东大校园,赶往另一侧的医学院。


午休时间,除了食堂那一块人声鼎沸之外,其余地方都很安静,越前连招呼都没打便径直走进一楼走廊最尽头的实验课教室,在角落里熟悉的位置坐了下来。对着摆放在桌子上的两个便当盒弯弯唇角,他抬头看向在另一边忙碌的修长身影,“不一起过来跟我吃午餐吗,乾前辈?”


被叫的那个人是越前国中时代同在一个网球部的前辈,乾贞治。如今就读于东大医学院三年级的他是师长们倍加喜爱的高材生,很早便被特别允准...

【All越】时光和弦(7)

从新学期伊始就频频被青春网球部球员们谈论的内部排位赛,终于在开学一个月后公布了时间和赛程。可大家最关心的参赛人员名单,却未随之一起公布,不免让期待了许久的球员们感到失望,纷纷围着副部长大石打听消息。


根据大石的说法,名单至今还压在手冢那里,原因暂时不便说出来,大家耐心等待就好。


“什么是内部排位赛?”挤在一堆人当中,被菊丸强迫拉来的少年望着尚未填写名字的空白对阵表,忍不住悄悄问站在旁边的不二。


“我来说,我来说!”不放过任何跟可爱小学弟交谈的机会,菊丸不等不二开口便抢先说:“内部排位赛是我们青春网球部的固定赛制,每个月举行一次,以此决定之后举办的外部赛事代表网球部出战的人选。...

【All越】时光和弦(6)

姐妹们中秋快乐~没有特别准备贺文,加更一章勉强做数了吧~


——————————————————————


事实上并不需要等到第二天,越前在当天下午的训练课上就再次遇到了龙雅。


那时候,刚绕周长400米的操场跑完20圈,除手冢外所有人都累得瘫倒在地上,半点也不想动弹,龙崎教练带着龙雅出现了。看着横七竖八仰躺,粗气直喘的学生,她眉心一拧,中气十足的喝道:“怎么?想偷懒?是不是想让乾给你们加点好东西了?”


也不知是教练的威严还是别的什么,菊丸在这一声暴喝下飞快翻身爬起,顺带着还拉了一把初来乍到,不知就里的小学弟。“小不点快别坐着了,不然就要被罚喝乾汁了!”


“乾汁是什么?...

【All越】时光和弦(5)

无论是哥哥还是老师,龙雅的身份都是越前一时还不能完全接受的,所以这些天都是能躲则躲。可他是学生,学生就必须上课,而龙雅不仅是班导师,同时还兼任英语老师,兄弟俩碰在一起是必然的。


从小在美国长大,英语就是母语,国中的英语课程对越前来说太过简单了。哪怕龙雅的授课风格相当活泼风趣,常常惹得大家哈哈大笑,他还是觉得无聊,勉强撑了半节课就再也撑不住了,趴在课桌上沉沉睡去。


以兄长的身份来说,龙雅真的不介意弟弟在课堂上睡觉,甚至还很享受一抬头就能看见那张乖巧可爱的睡颜;但身为老师,他就不能无视这种明目张胆的混账行为,毕竟还有那么多学生在场,太过偏私影响不好。


抬腕看看时间,离下课还有差不...

【All越】时光和弦(4)

老师哥哥出现~~


——————————————————————


开学典礼过后,越前成为了繁星学院一名普通的学生,每天上课、训练,日子过得也算惬意。


可这种日子并未持续多久,便随着班导师藤泽的生病住院到头了。


那天和往常一样,越前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打着瞌睡,耳畔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便被人推醒了。“喂,越前,你哥哥来找你了,赶紧起来!”


十分坚信爸妈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娃,越前连理都懒得理,把脸更深的埋进臂弯,大有睡到天昏地暗的势头。可现实明显不肯放过他,很快又有另一个人过来把课桌拍得“砰砰”作响,“越前,真是你哥来了!就站在教室门口呢!”


那动静简直跟地震没

【All越】时光和弦(3)

事实上上山只有一条路,我们越越还是不会迷路的~~


——————————————————


越前终于明白为什么不二会用“上去”这个词了。原来那条小路看似平坦,实际上转过弯之后便沿着陡峭的山势蜿蜒而上,到后来根本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几乎要手脚并用才能在勉强看得见一丝走过痕迹的草丛里艰难前行。


一路咒骂那个把宿舍选在此地的人,同时思考着要不要无视跟很多人抢厕所的麻烦改选综合宿舍楼,当越前爬完那条路,踩上平地时,双腿已虚软得不断打颤,汗如雨下。


抬头向前看,一座爬满了常春藤的古朴建筑就矗立在不远处,屋顶上落满了呱呱乱叫的乌鸦,搭配暮色西沉,简直就是恐怖电影中才有的画面,看得越前结...

【All越】时光和弦(2)

& 不二骑单车带小朋友逛校园了~~


*******


带少年一起前往网球部专属办公室,手冢在经过设于教员大楼前的自动贩卖机时,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特地停下脚步买了一罐牛奶递给他,“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走。”


盯着牛奶皱皱眉,出于礼貌勉强接了过来,越前点点头,在台阶上坐了下来,目送手冢走进大楼。


得到允准进入办公室,先对在座各位教练弯腰行礼,手冢走到担任青春网球部教练的龙崎堇菜身边,压低嗓音:“教练,我想单独跟您聊聊。”


抬头看看自己的得意门生,见清冷的凤眸深处罕有闪动着一丝急切,龙崎稍显意外的挑了挑眉,颔首道:“跟我来吧。”将手冢带至一间小会议室,她转...

【All越】时光和弦(1)

& 半原著向校园文,假装以比赛为主线的零碎日常

& 有部分私设:比如哥哥是老师等

& 全员无脑宠系列

& 更新缓慢之余可能时常装死


*******


作为全日本最顶级的网球贵族学校,繁星学院每一年招收新生都会引来格外关注,今年也不例外。


对几乎挤满了操场的考生而言,进入繁星学院就意味着光明的未来,哪怕他们未必真的能在网球方面取得值得称赞的成绩,但雄厚的师资力量也足以让他们在报考大学时拥有比同龄人更大的优势。所以,就算是挤破了头,他们也要想尽办法入读繁星。


只是,满脸写着期待的考生们似乎忘了一个最...

【切越】一起长大

给 @撒野 姑娘的生日贺,祝你永远这么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


私设越越留在了青学,赤也当上了立海大部长。


【正文】


那年世界u-17大赛结束后,切原赤也从前辈手中接过立海大网球部部长的位子,越前龙马留在了青春学园继续做网球部的支柱。


*******


第二年的春天,当越前应邀参加完三年级前辈们的毕业典礼,目送他们含泪带笑离开后,他突然就意识到,一切都改变了——


球场上再也见不到那位大猫前辈活力的身影,再也没有人追在后面让他喝难喝的惩罚茶,更没有人罚他跑圈。取而代之的,是随着一群对网球怀着热爱与憧憬的新生加入网球...

【不二越】相机

根据安田レイ《きみのうた》的mv改写。


他回来了,那个在一个月前突然因意外而离世的男人,带着一台一次性相机回来了。


********


坐在不大的客厅里,越前龙马怔怔望着放在茶几上的相机,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一时还不能接受男人的说辞——


就在十几分钟前,男人带着惯有的笑容对他说:“龙马,用这台相机拍摄属于我们的回忆吧。到它不能使用的时候,我才会离开。”


男人手里的小黑匣子,越前是认识的。快门旁边有一个计数器,倒数用的,每拍摄一张照片,数字就减少一;到归零时,相机便再也不能使用了。可这个男人却说,等到相...

一直以来,谢谢啦!只要写得动,还会继续下去,偶尔抽风也请不要介意!


不接受点梗啦!忙着囤文,还欠着一屁股债,偶尔还要开开飞船,请放过我吧!


啵~爱你们~

【塚越】重逢

¤ 一辆甜甜的糖果小车~


¤ 送给昨天因tag刷屏造成不适的同学们~


¤ 送给现在还依然上头的同学们~


一艘巨型星际飞船从曲速轨道中脱出,缓缓泊入港湾。不多时,小型穿梭机从港湾起飞,飞往母星地球。


“喂,越前。你等下是要直接去见手冢部长,哦,不,是手冢指挥官吗?”执行了三年的任务,如今回到地球,桃城难掩雀跃的心情,不断骚扰坐在他旁边的舰长,也是他曾经的学弟,...

【迹越/塚越】校草争夺战

给 圈圈 的生日贺~祝生日快乐~望喜欢~~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垂头丧气的缩在学生会办公室的角落里,越前龙马不止一次偷瞄坐在正前方的手冢国光和迹部景吾,在心里唉声叹气。


作为学校建校以来唯一同票数登临学生会会长的两人,此时正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活动方案剑拔弩张,谁都不肯退让半步。但若仔细倾听他们争论的理由就会发现,这两个人基本都有公报私仇的嫌疑,纯粹就是为了给对方找不痛快。


“我说越前,你就行行好,把那一票给投了吧!这样我们也就解脱了!”趁会议暂停,两位会长谁也不理走出办公室的机会,负责活动组织的忍足侑士...

【综漫all越】无限可能Ⅱ:千星之城 终章:流浪宇宙(大结局)

“那,龙雅到底道歉了没有?”


当所有的叙述告一段落时,天色已经黑透了。女子在越前的邀请下进入三层楼高的小屋,放下记事本后笑盈盈的看着以懒散姿态坐在他身侧的墨发青年。


“没有,到现在还欠着呢。”侧脸狠狠瞪了一眼半点忏悔之意也无的俊朗面孔,越前忍不住跟女子告状:“他不仅不认错,还说我必须一辈子对他负责,现在一天到晚好吃懒做的!”


“瞎说,我不是天天都坐在收银台上帮你招揽客人吗?”嘿嘿笑了两声,龙雅长臂一伸将越前抱进怀里,揉着墨绿色的发丝懒懒道:“是小不点你自己说的,我是你的招财猫,别人只许看,不许摸。哦对了,别人多看我两眼你还会不高兴。”...


【综漫all越】无限可能Ⅱ:千星之城 第八卷:混乱千星(10)

第八层大厅的尽头立着一扇被潜意识制造出的藤蔓牢牢封死的门,门后是通往顶层的楼梯,门前则坐着浑身血迹斑斑的一群人。


越前背对门站着已经很久了,却迟迟不肯再前进一步。面对催促,他置若罔闻,只是久久看着一张张苍白疲惫的脸,目光中充满了倔强和坚持——


这一路行来,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平等院退化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野兽;葬仪屋和幸村再也不能使用魔法;德川和入江失去了天使族引以为傲的翅膀;塞巴斯蒂安一条手臂粉碎性骨折;迹部重伤昏迷不醒;就连从不参战的不二也因保护迹部多处挂彩。唯一还能行动自如的,只有身为人类的太宰。


面对他们,越前...

【综漫all越】无限可能Ⅱ:千星之城 第八卷:混乱千星(5)

第三层的环境与第二层如出一辙,但站立在大厅中央的龙雅从外形上看却略有不同,是狼人的形态。


看到他这样子,平等院微微皱了皱眉,唇角难得勾起一丝浅淡的弧度,“看来是轮到我了。”径直上前,在经过越前身边时,他看了看那双金琥珀色的眼瞳,又把目光直直投向龙雅。“他真是恨透了我,是因为狼人族和血族是天生的死敌吗?”


明白平等院一旦踏入战场,就将面对一场无可避免的恶战,越前心有不忍,伸手轻轻扣住对方的手腕。仰头迎上深邃的黑瞳,他轻声叮嘱:“前辈,你一定要小心。”


从小就被灌输要成长为最强的狼人,平等院几乎从未品尝过被关心的滋味,少年的叮嘱让他胸口一热,察...

做个调查

我有一辆真越大风车😂,但是不知道该不该发出来,因为有点另类,所以特别调查民意:


1 你能接受越越比大甜甜强势,用各种变态手段调教大甜甜吗?


2 你能接受篇幅2/3是大甜甜用各种工具自high吗?


3 你能接受我是一个木有感情的爆肾码肉机器吗?

【综漫all越】无限可能Ⅱ:千星之城 第八卷:混乱千星(4)

通往第三层的楼梯位于第二层入口的对面,中间隔着直径为数个标准单位的圆形大厅,潜意识造就的龙雅就坐在楼梯口,单手搁在膝盖上,似笑非笑注视着来人,甚至还在越前出现时对他挥了挥手,叫了一声“小不点”。


相同的神情姿态引来越前紧紧一蹙眉头,无端感到一阵恶寒不快,索性背转过身去,望着不二问:“他的第一个假想敌是谁?该不会是恶魔族吧?”


见越前理所当然选择的第一个询问对象就是自己,不二好笑又好气,轻戳了一下他的额头,“别着急,先看看情况再说。他既然会主动跟你打招呼,就表示肯定还有话要说的。”


果然,不二话音刚落,那边的龙雅已缓缓站了起来,慢悠悠走向大厅...

【七夕联文|柳越】越影入莲

姐妹们七夕快乐~ 

@夏离生日快乐~虽然是晚到的祝福~

因为懒惰把七夕贺和生日贺放到了一起~朴实小文愿喜欢~~


从盛怒的真田弦一郎手中接过这名叫越前龙马的少年,柳莲二不由自主皱了下眉头,心中反射性浮起疑问——怎么会那么轻?他平时都吃了些什么?


七月的午后,阳光明晃晃的照在身上有些灼热,眼瞧真田在那边训人一时半会儿不会停止,柳抱着因过度疲惫而陷入昏睡状态的少年挪进建筑的阴影,以尽量缓慢的动作坐到台阶上。


越前的确睡得很沉,即使被柳半搂半抱走了一路,他也只是在柳的胸口蹭了几下脸,丝毫没有要转醒的迹象...

© 毒毒sama|Powered by LOFTER